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粗放扩张“后遗症”:多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2019-09-17 点击:1387

今年以来,商业银行资本金补充发行债券规模已超过7000亿元,远超往年。

不过,今年二季度以来,已有12家农村商业银行被降级,市场对中小银行的信贷风险极为担忧。需要指出的是,对于一些中小银行来说,评级尤为重要。

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由于地区限制,农村商业银行业务分化非常严重。

由于农村商业银行的粗放式发展,目前的坏账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处理起来比较棘手,甚至迫使银行收缩相关业务。

生存困境

一块石头打破平静的水面。

“宝商银行被收购后,中小银行的生存压力骤然加大。一旦银行出现任何起伏,可能会有储户打电话询问,”一位当地银行高管表示。

据该人士介绍,宝商银行的风险控制问题就是一个案例,但它揭示了中小银行业务模式缺乏激进和风险控制。与城市商业银行相比,农村商业银行的风险控制可能更弱。此外,国内经济的下行压力相对较大,地方银行与当地经济发展密切相关。

Wind数据显示,上述12家农村银行评级下调,中吉林六合农村商业银行最新主体评级为BBB +,这是本轮降级的银行中评级最低的,其余11名仍为A级或以上。

从披露2018年度报告数据的九家农村商业银行的运作情况来看,2018年吉林漯河农村商业银行仅实现净利润1.87亿元,其余银行全部盈利。但山东鄞县农村商业银行,山东禹城农村商业银行,贵州武当农业商业银行,吉林漯河农村商业银行等指标均未达到监管要求。

“在商业银行过期逾期90天的贷款监管要求之后,农村商业银行的坏账风险更加充分,不良率仍处于较高水平,”吉林农民表示。

他告诉记者,农商银行的信贷业务不能走出该地区,这使得银行的发展完全与本地企业挂钩。 “大公司超过银行服务,而小公司风险相对较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与当地经济的紧密联系,山东,吉林,贵州等地的农商银行资产质量较差,部分银行甚至需要控制贷款规模在当地。

上述农商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大银行和国有银行在信贷投资方面有选择余地。他们可以将信贷资源集中到北盛光等一线城市,降低坏账发生率较高的地区的信贷规模,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抑制坏账。然而,农业和商业银行别无选择。

银保监会公布的最新二季度统计数据显示,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24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81%,较上季度末增加0.01个百分点。其中,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5866亿元,规模仅次于大型国有银行;农商行的不良率为3.95%,远高于其他类型的商业银行。

投资两难

由于制度和风控能力上的劣势,一批农商行此前将业务聚焦在了债券、信托或理财的投资上。不少银行通过理财资金或同业融入资金,然后进行低风险投资获取较稳定的回报。但是,在债券、信托等产品频频违约下,这类投资很难避免爆雷的冲击。

“有的银行会直接用自有资金做委外投资,此前一年的回报约在6%~8%。有的银行会做一些信托贷款,属于类信贷业务,也有银行投资有兜底的信托产品,但是,这些投资风险比预期要高不少。”前述农商行人士称。

据了解,在此次评级下调的农商行中,吉林蛟河农商行就是其中一例。该行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1002万元,净利润为-4203万元。截至6月末,资产规模为103亿元,贷款余额31.6亿元。

如此规模的一家农商行在2016年踩雷多个项目,导致36亿元投资暂无法收回。资料显示,2016年吉林蛟河农商行先后8次购买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武威支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合计30亿元,利率为5%左右,期限一年。然而该笔理财资金被邮储银行武威分行内部作案挪用,目前已全部逾期。

同样是2016年,该农商行分两次购买陆家嘴()国际信托发行的侨兴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侨兴集团”)应收账款债权信托受益权,合计6亿元,均已逾期。两笔巨款对于年营业收入近1000多万元的农商行而言,短期之内消化可能性不大。

记者了解到,由于农商行较“热衷”于债券投资,以往投资占比较高的银行如今受到的影响也会越大。在此次评级下调的农商行中,长春农商行于近日披露了2019年二季度信息报告。

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长春农商行合并口径下资产总额为681.18亿元,较年初下降11.95%;负债总额624.33亿元,较年初下降12.85%。上半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8.98亿元、3.33亿元,较上年同期对应下降3.44%、12.14%。

报告称,长春农商行上半年总资产下滑主要是由于应收款项类投资、信贷规模减少所致。截至6月末,该行应收款项类投资为154.18亿元,较年初减少38.53亿元;发放贷款及垫款为300.51亿元,较年初减少17.98亿元。

记者注意到,自2015年起,在长春农商行的营业收入结构中,投资收益开始超过利息净收入,成为营业收入最重要的构成部分。2015年至2018年,该行投资收益分别为7.6亿元、12.92亿元、17.06亿元、15.4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对应为54.6%、72.3%、83.79%、73.96%。投资收益的减少及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成为长春农商行上半年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

“一笔投资业务损失,一家农商行可能要花数年补窟窿。相比之下,信贷业务会相对稳定一些,即使地方经济不景气,也能通过业务结构进行调整。况且,信贷的分散也能一定程度上降低风险。”浙江地区一家农商负责人认为,同业业务做起来更简单,一些农商行近年可能忽视了“练内功”。

(责任编辑:韩明 )

http://www.whgcjx.com/bdsy3I

蚌埠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gdfcd.com 技术支持:蚌埠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