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未成年人恶性犯罪再引关注 专家建议引入“恶意补足年龄”原则

2019-11-12 点击:1034

这个13岁的男孩对杀人不负刑事责任。如何处理未成年人犯下的恶性犯罪应受到更多的关注。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是有争议的

专家建议引入“恶意补充年龄”的原则

最近,一名13岁男孩杀害了一名10岁女孩引起了关注。 根据中国刑法,14岁以下未成年人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然而,近年来,未成年人犯下的严重罪行时有发生。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是否对未成年人犯罪过于宽大,如何惩治未成年人严重犯罪等问题再次引起争议。 一些专家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是首选。 一些专家建议,对于极其恶劣的青少年犯罪,可以引入“恶意补充年龄”的原则。

问1

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年龄应该更低吗?

一些专家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是首选。

Pi Yijun,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少年犯罪系主任,认为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是首选

皮翊钧说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取决于三个标准:第一,生理标准,未成年人的青春期是否提前;二是心理标准,未成年人对事物的认知能力是否在提高;第三,社会标准,未成年人的社会经历是否为时过早 “一般来说,与三个标准相比,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身体差距最小,其次是心理差距和最大的社会经验差距 "

此外,他说,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取决于对社会行动和法律效果的检验,即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是否能降低未成年人的犯罪率。 他说,例如,日本在1997年神户少年(14岁)谋杀案后降低了刑事责任年龄。结果,犯罪率没有变化。“你降到了13岁。如果有12岁的杀人犯呢?”

最高法律最近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青少年犯罪数量已经连续9年下降。 “我们不能通过几个严重的恶性案件来判断全局。 另一方面,恶性案件可能表明青少年犯罪的严重性,并引起全社会的警惕。 ”皮艺军说道

石军,目前在广州隋欣(工读)学校工作,建议适当降低刑事责任年龄。“通过盲目纵容,年轻时的犯罪率有可能上升。法律应与时俱进,以适应新时代的新问题和新情况。” “

他还强调,关于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存在很大争议,立法机关应就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展开调查。即使不降低,也可以通过其他措施来弥补,以真正“容忍但不宽恕”青少年犯罪。

ask 2

是否可以引入“恶意补充年龄”的原则?

专家建议它只适用于少数极恶性的病例。

针对未成年人的恶性犯罪,英美法系一些国家采用了“恶意补充年龄”的原则来处理。 这些国家规定,10岁以上和14岁以下的青少年“被推定为缺乏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有承担责任的能力,则被推定为没有承担责任的能力,证明方法是“恶意补充年龄”。

“如果他们知道恶性肿瘤并做出有害行为,他们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例如,杀人后隐藏尸体的行为、贿赂证人的行为和陷害他人的行为具有恶意补充年龄的效果。 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秦涛认为,“恶意补充年龄”原则打破了刑事责任年龄的严格规定。它要求从行为人的主观恶性程度来判断行为人的实际行为责任能力,从而最大限度地实现定罪量刑的公平正义。

那么,这适合中国吗?对此,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高燕东认为,“恶意补充年龄”的原则可以适用于极少数极其恶劣的青少年犯罪。 他说,“恶意年龄补充”可限于谋杀和强奸等少数罪行,仅适用于极其恶劣的案件,最低年龄可设定为12岁。

然而,秦涛提醒说,“恶意补充年龄”的原则在现实中难以实施。 一方面,现代科学发展水平不能使司法部门通过使用测量工具来确定未成年人在成长过渡期的识别和控制能力。另一方面,由于司法机关在鉴定中具有一定的自主权和可操作性,可能会出现徇私舞弊的情况。

因此,他建议统一“恶意”司法鉴定的标准和条件,使司法人员在对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人进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时能够有法律法规可循 司法人员刑事责任能力鉴定过程也应制定严格的程序要求,由专门机构监督,确保鉴定结果的客观性和公正性。

问3

我们是否应该引入一个防止纵容的系统设计?

“义务教育”应该是长期有效的,不应该是肤浅的。有些人认为对待未成年人犯下的严重罪行往往比纪律处分更具保护性。他们质疑目前对参与犯罪的未成年人的宽大司法,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对青少年犯罪的纵容。 是否引入防止纵容的制度设计也成为焦点问题。

秦涛认为,目前实践中“宽度”的应用缺乏支持系统和措施,而且“宽度”在处理中经常被夸大。 “但是宽大绝对不是放纵 轻微犯罪涉及严重犯罪,如抢劫、强奸、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故意杀人、绑架等重大恶性犯罪,对社会和主观危害极大,应“从严”处理 “

此外,他说,司法机关在处理案件时过于注重“轻”。 执法机构过于强调保护,将保护等同于和平、轻惩罚和有罪不罚。 这可能会形成一种不良倾向,对青少年罪犯过于纵容。

高燕东认为,防止纵容制度的缺失确实是目前《未成年人保护法》亟待解决的问题。 建立防范纵容制度的关键是实行“轻惩罚、重教育” 同时,必须实施制度化制度

他说,一方面,少年犯应该区别于普通成年犯,这是刑法谦抑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有必要加强对少年犯的“义务教育”。这种教育必须是义务的、有效的和长期的,否则将是肤浅的,难以纠正少年犯的错误思想和行为模式,给社会留下隐患。

问4

对付青少年犯罪的有效措施是什么?

专家建议增加附加惩罚“社会服务令”

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最高检察机关发布《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号文件,明确表示检察机关将在未来五年内深化未成年人犯罪教育、缓刑和救助工作,探索建立未成年人犯罪的重点预防、家庭教育、分级处理和保护惩罚制度。

石俊认为,当前未成年人制度设计要么采用“一罚”的方式,要么采用“一释放”的方式,缺乏中间环节 他建议在全社会建立青少年犯罪教育和矫治的“分级预防”制度,在家庭和学校教育(教育和预防)、工读学校(一般不良行为)、观察和保护基地(严重不良行为/未被刑事起诉)和青少年管教所(犯罪行为)建立全社会教育和矫治制度

据了解,上海共有13所专业(勤工俭学)学校,可以根据学生的行为或性质进行分类管理,建立多元化(勤工俭学)办学模式,包括各类专业(勤工俭学)学校,如少年犯-严重不良行为-一般不良行为-学习困难学生-中等职业教育,这不仅避免了交叉感染,而且提高了教育和矫正的有效性

秦涛认为可以对轻罪增加额外的惩罚“社会服务令”。 通过社会服务令,可以避免未成年人在监禁过程中的“交叉感染”,这有利于他们的康复。 同时,社会服务令比缓刑更重要,缓刑很难起到警示作用。社会服务令,通过强制规定一定的社会服务劳动,使他们真正认识到违法犯罪是依法惩处的。

■案例回顾

一名杀害一名10岁女童的13岁男童被拘留三年

10月20日,一名10岁女童小琪(化名)在大连市被杀害 根据大连市公安局发布的警方信息通报,根据《刑法》的规定,涉嫌杀害小琪的犯罪嫌疑人蔡某(13岁)不满14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不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与此同时,大连市公安机关依法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并于10月24日依法对蔡谋谋进行了为期三年的拘留和教育。

大连警方表示,目前对蔡志勇的拘留和抚养是法律框架内最严厉的措施。 根据法律,如果不满16岁的人不受刑事处罚,应命令其父母或监护人对其进行纪律处分。必要时,政府也可以接受教育。 大连无权审批拘留改造措施,必须报省公安机关审批并在指定地点实施。 在审判期间,调查人员做了大量的取证工作,发现蔡志勇的父母没有管教能力,蔡志勇符合庇护和教育条件。

■链接

少年犯罪“量刑”分为三个年龄阶段

秦涛介绍,根据中国《刑法》规定,不同层次的少年犯罪“免责”分为三个年龄阶段

第一阶段“不满14岁”在法律上被视为完全不负责任的年龄阶段,在此阶段犯下的任何罪行都不承担刑事责任

第二阶段“14-16岁(不包括16岁)”

在相对责任年龄,只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强奸、抢劫、贩毒、纵火、爆炸和中毒等八种犯罪行为才应承担刑事责任。

第三阶段

16-18岁(不包括18岁)

承担全部责任的年龄,未成年人需要对他们的罪行负责。 但是,轻微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杂交比利时兔价格,比利时兔多少钱一只现货批发

蚌埠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gdfcd.com 技术支持:蚌埠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