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股东大会惊动公安 见证律师被打!这家*ST公司保壳当口又捅娄子

2019-11-17 点击:875

(原标题:股东大会敲响公安证人律师的警钟!这家ST公司同时触犯了法律)

股东大会震惊了公安,目睹了律师被殴打!这家科技公司的掩盖活动同时爆发,交易所的关注信也来了。

* 10月28日,中捷()临时股东大会见证律师被殴打,取得进一步进展。深交所向上市公司发出关注函,要求中捷就临时股东大会的取消事宜做出书面说明;核实并披露在股东大会上目击律师助理被殴打和伤害的警方调查结果,并说明有关当局是否对相关方采取了进一步措施。

深交所的关注信要求两点

解释导致交易所发出关注信的原因,这可以从ST中捷10月28日披露的一系列公告*中看出。

10月28日,*ST中捷发布《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声明召集人因会议期间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决定终止股东大会,导致会议议程暂停,无法有效恢复后续会议。证人律师认为,由于未预见的紧急情况,股东大会暂停,无法有效恢复,证人律师无法向股东大会提供法律意见。

*圣中捷宣布,一些与会者质疑证人律师的专业精神和公正性,并对证人律师进行无端指责和谩骂,引发争议。公司小股东薛庆丰和公司董事倪建军无缘无故袭击证人律师助理,导致他挨打受伤。警方介入了调查。

同日,*ST中捷发布《关于取消召开公司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公告》和《关于召开2019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

*ST中捷在公告中表示,董事会作为公司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人和主办方,基于证人律师和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以审慎的态度,决定取消原定于2019年10月30日召开的公司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

对于上述事项,深交所要求*ST中捷结合已采取的确保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秩序的措施,具体说明公司终止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的法律依据和法律合规性,以及最终决定终止股东大会的原因。

这一系列行动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10月28日晚,深交所向中捷发出关注函,要求中捷核实并披露此事的调查结果,表明相关部门是否对相关方采取了进一步措施。是否将原定于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的提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股东大会是一场内讧。

据《证券时报》电子公司的一名记者10月26日报道,*圣中捷股东大会提醒公众注意现场发生的治安和人身冲突。

10月25日下午15336000,*ST中捷于2019年在北京召开公司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选举独立董事和非独立董事的议案。然而,诸如中捷控股股东中捷周桓破产清算经理*等投票人没有出席股东大会并投票。

据《证券时报》记者现场报道,在管理者向*ST中捷提交民事裁决、破产通知、法院协助通知、客户资料和身份证复印件等材料后,ST中捷拒绝管理者参加会议。经过几轮谈判,经理也没能进入会场。在各种复杂的情况下,原定于昨天15336000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直到晚上18点才结束。股东大会上听到了纠纷、辱骂甚至严重的肢体冲突,导致当地警察局派出了公安人员。

*圣中捷以前被称为中捷控股。其主要业务是开发、生产和销售一系列高端工业缝纫机。它于2004年7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前实际控制人是蔡凯健。公司主要从事中高档工业缝纫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4年后,业务范围将扩大至工业投资、股权投资和投资管理咨询服务。矿产资源和能源的投资、开发和管理;新能源产品技术研发、生产、销售等。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后,通过利用*圣中捷大股东中捷集团的破产重组,“德龙部门”公司玉环捷成投资有限公司通过中捷周桓(现*圣中捷最大股东,持有1.2亿股,占17.45%)控制上市公司,中捷周桓法定代表人万钢成为*圣中捷的实际控制人。德龙的旧部门接管了公司的最高管理层。

今年9月底,*圣中捷向法院发出通知,同意公司控股股东中捷周桓因破产清算。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上述大股东的经理被拒绝。

*ST中捷的空壳保护形势严峻

自今年5月以来,*ST中捷的大股东一直与第二大股东宁波元西股权投资合伙公司和第三大股东蔡开建就投票权和投票权委托问题发生争执。正是在股东不断内讧的时候,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

今年3月15日,马建成主席辞职。9月3日,王端主任辞职。9月16日,周海涛董事长和独立董事梁振东辞职。9月18日,监事会主席李纪灵辞职。10月9日,副总经理兼首席财务官赖晓红辞职。

2017年和2018年*ST中捷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320.8万元和-2.38亿元。2019年4月,该公司因持续亏损而面临退市风险,更名为*圣中捷。从那以后,*圣中捷一直饱受股东控制权纠纷和业绩损失的困扰,将*圣中捷推到了风口浪尖。

10月21日,*圣中捷宣布,今年前三个季度公司亏损超过4736万元。此外,该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遭受了损失。如果今年仍不能弥补亏损,公司将面临深交所规定的停牌危机。

在壳牌保护的严峻形势下,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宁波元西曾多次向*圣中捷董事会提交临时提案,以增强其在董事会中的话语权,但屡遭挫折。

经过许多波折,圣中捷的保壳计划仍不确定。

(来源:经纪人中国)

-

蚌埠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gdfcd.com 技术支持:蚌埠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