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SCARA机器人价格不到3万的背后:三大成本控制法则

2019-12-31 点击:1762

“任何新产品或新销售策略都将面临攀升的过程,但今年年初比我预期的要顺利。春节“风潮”过后,被压抑的需求迅速释放。目前,预定订单已达到近3000台。据估计,实际订单量将在未来两个月内迅速上升。 如果资源、促销和渠道协调得当,预计年销售量将超过5000台。 这个标价15000元的SCARA,一定会杀出一条血路!”电话那头,田泰机器人总经理张兴华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2019年1月22日,天台推出这款SCARA机器人,最大承重5公斤,手臂跨度600毫米。基于国产SCARA机器人一般定价超过3万英镑的事实,天台的爆炸以接近半价投放市场,在业界引起了很大震动。

SCARA:低于3万英镑的价格有多难?低价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成本控制?你承担什么风险?业界有不同的观点。总而言之,有三种主要方法可以使SCARA价格低于30,000英镑

天台机器人是典型的“全能运动员”。除伺服电机外,其谐波减速器、驱动控制单元、花键螺杆等核心部件均独立开发。 张兴华认为,SCARA的核心在于谐波减速器和花键螺杆。

他认为:“事实上,SCARA的高速和高惯性使得SCARA需要比六轴机器人更多的谐波减速器,而SCARA可以大量使用的家用谐波减速器很少。” “因此,天泰的全资子公司近年来一直在打磨自己的减速器,在2017年底取得突破,并将其提供给国内机器人企业进行测试。现已成为适合SCARA的国产谐波减速器。

花键螺杆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优质供应商不到五家,价格高,供货有限,交货期长 日本品牌的价格更高,交货期更长。 目前天台机器人花键螺钉的硬件材料成本为几百元,日产量约30元。

此外,天台机器人还收购了一家控制器企业,开发了集成驱动和控制设备。目前,天台机器人还承接了一些贴牌生产业务。

基于此,天台谐波5000元+驱动控制一体化3000元+伺服电机2500元+花键螺杆1500元,四大部件成本12000元。用张兴华的话说,就是“成本控制真的实现了” “为了降低材料成本,天台机器人甚至与材料厂签订了赌博协议,承诺购买数量

三龙智空总经理曾玉泉以15,000元的价格提出,以低价让更多客户负担得起机器人是好事,但对制造商的要求也很高。 如果SCARA本身要保持3万元以下的利润,驱动控制部分和减速器部分之一必须独立开发。 目前,达到30,000以下并保证质量是困难但可行的。

为了实现不到2万元的利润,驱动控制和减速器都必须独立开发。 驱动控制团队的管理模式与减速器团队完全不同,以低于2万元的价格保证质量太难了。 在利润低的基础上,加上各种技术团队和运行维护团队的成本,对制造商的压力非常大。

钟伟兴曾益强董事长也强调机器人的成本结构是复杂的。材料只是一个方面。研发成本、服务成本和保证质量的制造成本是成本结构的主要组成部分。

张兴华坦言,15000元的价格不包括税、包装和运输,也不包括服务费。 他回应称,全职研发成本的确很高,但研发投资将在运营层面产生几何回报,管理成本将在短期内上升。从长期来看,这是核心竞争力。

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采购成本,保证交货时间,勃朗特的方法是不断促进与上下游企业的合作,大量采购国产零部件,同时在一定程度上激活国产零部件产业链。 布伦特的SCARA采用了与六轴机器人一致的定价策略,价格为28500元。布伦特董事长尹荣造表示,“摩尔定律应该在机器人行业实施。” “

目前,三龙志控制的400毫米臂长的SCARA的价格包括技术服务费,不到3万元。SCARA的机械部分采用日产的核心部件,只有驱动和控制的集成是独立开发的。

张兴华分析显示,SCARA低于3万元的价格是中国制造的正常价格。市场上,谐波减速器5000+集成驱动控制7000+伺服电机3000+花键螺杆3000合计18000元。

樊棋总经理周伟直言不讳地说,SCARA可以在2万元以内完成。现在任何人都可以毫无困难地做这件事。只有通过购买成本才能将其降至最低。

周伟计算了一个帐户。目前,成本最低的采购方案可以实现伺服电机1000元一轴,四轴驱动合计4000元,一台谐波减速器800元,一台SCARA需要两台谐波减速器合计1600元,最低控制系统成本3500元,外加国产花键螺杆1500元,另外机械零件2000元,外加管道等。总共15000元并不难。

周伟也坦言,这样的产品配置质量很一般,要做优质产品的成本还是要23000-24000元。“一般来说,一家公司需要5%的研发投入,5%的售后服务成本,5%的销售成本,15%生产管理成本,这样的话产品如果售价不在3万以上,公司怎么活?”

铂电科技总经理邓毅也认为,在同样规格、性能、品质基准下,铂电科技花了两年时间将全部一级供应商零组件都已国产化,做到比1.5万更低也没什么难度。“非不能也,乃不为也!我们只需保持相对日本SCARA机器人同比更强的性能、更快的交期、更好的服务,同时保持有20-30%的价格优势就可以了。”邓毅说道。

目前一些厂家也推出了不需要减速机的SCARA,用直驱电机代替电机+减速机这个组件,直接省去了大头成本。

一些业内人士心存质疑,这类构型的SCARA难以胜任工业场合的应用,因为没有减速机的机器臂扭矩上不去,带负载能力差,而且无法处理好机器臂运行的平稳性和末端的抖动问题。

另外,这类SCARA一般负载偏小,而工业机器人的应用大部分需要在末端加工装夹具。不带减速器的SCARA则更有可能用在小产品的分拣搬运,如果长时间高速运行,由于没有减速机,机器臂会出现大震动,寿命也是个大问题。

GGII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SCARA市场增速在40%以上,明显高于整体本体销量增速;下半年,需求动力不足,销量增速下滑。

在爱普生,雅马哈两大家占据市场主导地位,产品价格下行幅度较小的市场状态下,国产厂商价格下行加速,利润微薄。高工产研机器人研究所所长卢彰缘认为,未来3年,中国SCARA机器人需求仍将乐观,在终端厂商利润受挤压的背景下,综合高性价比是众多终端厂商采购的关键参考指标之一。

他进一步分析,2019年价格战是不可避免的,主要看企业是选择主动降价还是被动降价。“无论如何,SCARA的低价‘炸弹’为2019年开局带来了更多的遐想,不管接不接受,战争的炮声已然响起。”

短期来看,低价机器人对主流的SCARA消费用户吸引力不会太大。然而弄潮者的出现预示着战争已然到来,2019年SCARA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谁都有可能成功,谁都有可能活不过明天。而单纯SCARA本体打价格战意义不大,更需要的是在SCARA的基础上附加应用做出差异化的产品。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蚌埠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gdfcd.com 技术支持:蚌埠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