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全国每年更换1000万头母猪哪里来的种猪最“靠谱”?

2020-01-24 点击:1852
按国家对猪品种进行分类不是很科学,种系的引进取决于公司和数据。对于同一国籍的猪,不同公司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按照正常的养殖效率,全国将有100万头纯种猪的市场空间。根据每年30%的淘汰率,每年需要更换的母猪数量将接近1000万头。国内生猪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当农民谈论他们自己的种猪时,他们自然会谈论美国、丹麦、加拿大、法律等等。各国种猪在中国市场越来越受欢迎,不仅是因为它们自身的生长、繁殖、肉质等特点,也是因为需要差异化竞争。农民自然会将不同品种的猪与相应的表现联系起来,但事实上,由于不同的公司和不同的饲养系统,甚至同一国家的猪也可能有不同的特征。加拿大猪出口商协会在中国的首席代表胡松表示,按国籍对猪进行分类是一种贸易习惯,最早的日期可以追溯到1992年。当时,80%的家猪是本地猪,或者是三元猪。加拿大国际开发署(CIDA)和中国农业部(国家畜牧兽医站)共同实施了“中加瘦肉型猪项目”。三批猪从加拿大进口到上述三个示范养猪场,但在今后的技术推广过程中,该项目并没有刻意宣传加拿大养猪场或种猪场。因此,当时该行业一般只称加拿大猪为加拿大种猪,这是这种名称的最早来源。20世纪90年代,中国养猪业并不了解不同国家的养猪业。由于各种原因,我国生猪企业没有专门公布原猪的来源企业。因此,繁殖群体必须利用国家来区分产品。胡松还指出,使用国家来区分产品的另一个原因是,大多数中国客户在购买种猪用于在中国扩张和销售时没有提供完整的数据。客户通常只需根据猪的体型和外观以及有限的技术参数来确定种猪的质量,这实在是无能为力。“按国家对菌株进行分类只是中国特色的市场行为。只有当市场混乱时,按国家划分菌株的所谓优势才是有限的。对于一些擅长营销和炒作的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将鱼和珍珠混为一谈的好机会,因为它们可以“搭便车”,享受国家或地区品牌形象的好处,而无需在技术研发成本上花费太多。只有“民族理论”容易导致误解。业内许多人不同意目前农民“只由国家”购买种猪的做法。浙江大学的严复教授举例解释说,美国不同育种公司的育种方向也是不同的,所以用一个简单的“美国系”来代替来自美国的种猪有些普遍,但是于丹和丹麦一样是一个国家联合育种,也是丹麦唯一的育种组织,所以用“于丹”来描述来自丹麦的种猪是可能的。然而,“新丹系统”之外的菌株是由品牌周围的个体企业创造的,属于“民族分类”下的一个分支。“所谓”什么制度代表哪个国家和地区,新的危险制度不能取代危险制度的独立存在。这是一个品牌,我们公司在2011年注册了新丹系统的品牌。”肇庆宜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灿文介绍说,品牌注册方。严复指出,仅仅按国家区分品种可能会导致对外国育种机构的误解,所谓的官员并不代表一个国家的品种。例如,美国的“全国猪注册协会(NSR)”似乎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官方组织,但实际上它与政府无关。这是一个完全非正式的合作组织。”中小型养猪场加入NSR没有特别的门槛。NSR统治下的猪在美国只占5%左右,但美国可能会把它视为一个全国性组织,并给予更多信任。近年来,许多猪进口猪的细分需要可靠的数据。湛江广肯沃尔多原猪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如渠认为,同一品系内不同公司的育种指标存在一定差异。例如,美国生猪企业沃尔多农场Lfn以杜洛克闻名,是美国最大的杜洛克养猪场。它的突出特点是体积大,增长速度极快。农场里最好的杜洛克公猪只需108天就能达到100公斤的体重。然而,怀特郡汉洛克养猪场是美国最大、最好的大型白猪养殖场。在这个农场饲养的母大白猪和母长白猪在外表上并不奇怪,也没有所谓的“双脊”或肥屁股。然而,它们胸部和腹部丰满,身体和身体纤细,具有良好的繁殖性能。它们活的后代数量高达12-14个。另一方面,未来猪品种之间会有更详细的区别。经过多年的驯化,目前在中国市场占据最大份额的美国血缘猪群,在不同的国内猪公司之间也显示出一定的群体差异。胡松建议今后种猪的分类应基于育种公司的品牌和数据,在同一育种体系中,可根据育种指标区分不同等级。由于国外养猪场的数据完整可靠,很容易比较差异。然而,中国市场缺乏高质量的数据,这使得提高育种和产量非常困难。也有人认为有许多来源公司,区分它们可能不方便。对农民来说,只有选择针对性更强的种猪,才能进行更好的饲养管理。例如,于丹公司的种猪要求后备母猪(50公斤-短期最佳育种前)的增加量应控制在700公斤,因此应提供相对较低的氨基酸水平。

蚌埠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gdfcd.com 技术支持:蚌埠新闻网 | 网站地图